• 欢迎访问:sharppunter.com
  • 图片系列
    网友自拍
    高跟黑丝
    卡通动漫
    Gif动图
    小说系列
    学生校园
    玄幻仙侠
    生活都市
    经验故事

    请勿进入图片地址,以免中毒_奇怪的侏罗纪公园

      莎拉‧哈丁因公务来到失落的世界,索纳岛,对岛上的原始生物做特别观察行动。不过,当她开始遇到一些不能预期的危害时,她应该相当希望自己没有来过这裏

        「噢…我的天哪。我已经好久没做爱了…我不希望这幺就死了,死在这个恐怖的荒岛…」她将身子儘量缩起,躲在一处破烂的房舍废墟裏,全身都在发抖。

        刚刚,她才侥倖逃过一只小迅猛龙的追击,而她知道,比那只迅猛龙幼龙还要大、还要凶的恐龙,也会在不久后出来追杀她。她没有办法了,觉得自己只有死路一条,幸好能够暂时躲在这个…曾经的文明的怀抱裏。

        这裏,应该是暂时安全了…只是,在断粮许久的情况下,她必须再冒险去到离这儿两小时路程的旧村庄,那儿应该有些可以果腹的食物。

        「噢…不…我不要就这幺死了,我…」她一直嘀咕着,其实她是想儘量去安全地宣洩一些紧张的情绪,好保持冷静来应对过一阵子的「搜食行动」。

        她想到了一个极能让自己稍稍镇定的方法,而又因为反正此地已经没有其他活人了,她大胆起来,就开始在…自慰。原本,她以为没有什幺诱因能够使她在这废墟中兴奋,在无助与怨尤之间,她甚至粗鲁地对待着自己柔弱的身体;确实现在这种环境,是极易使人因为急躁而崩溃。

        莎拉用手指大力地在阴部那裏磨蹭,以另一手猛烈地插入自己阴道,并且急速地抽插着。她想要赶快进入兴奋享受的状态,所以手脚就越发忙乱;还用手大力地将上身的衣物扯开,露出她浑圆的胸脯,并用手掌抓揉着。

        在这样希望自己镇定的情况下,莎拉选择用自慰来抒发,而自己身上的衣服已经被扯破得不像样,髒兮兮的短裤则被脱下扔在一边,内裤挂在一只腿上,她坐在毁坏的沙发所露出来的海绵部位上,将两腿大剌剌地张开。

        「噢,好啊。干我!好啊!喔…喔…太好了!」她一直叫着,已经不在乎自己是多幺权威的学者了;不过事实上,她本来就不太喜欢自己给外界的那种乖女孩的形象。她一手挖插着自己下体,一手揉捏着两个大奶,脸上的表情要多狂放就有多狂放。

        像是在对岛上的弱肉强食示威似的,她放声大叫:「喔啊!喔耶、好啊,再用力点!干我自己!干我!喔!好啊!」

        她一边幻想着,在不久后她也能够逃离此地,而当记者访问她的时候,她将要打破玉女的形象,对外表述她在这个鬼地方的自慰经历,她还一边继续自慰、一边类比着自己已经在对记者做出一种相当淫秽的表情。「耶啊…干我啊!不要停…好啊!干!我好爽…」

        这幺多天来,完全把自己压抑住的兽欲没有限制的发放出来,使这个平时得因身份而保守的女学术家,尽情地在遍地荒芜中淫弄自己高贵的身体。她虽然想毫无拘束地痛快自慰,却因为有时会听到自屋外传的野兽吼声而受到些微惊吓,但随即…她又能再度进入自己的淫乐行为中,达到快感的要求。

        专家就是专家。果然如预期一样,在自慰完两次高潮后,她的精神暂时得以平静许多。所以她再把裤子穿回来,并整理了一下,不过她的衣服倒是没有补救的可能了;虽然袖子仍穿在肩上,但衣服原本应该盖住身体的部份,已经被之前急逞肉欲的她扯得破了好几个洞。加上她的胸部很丰满圆浑,几乎只能让那两团肉球暴露在外了。

        她想:反正也没有人看,要是能索性遇到救援,再临时找东西遮掩吧。

        等到自己的东西都带在她的幸运背包以后,她便打算到外面去冒险,为寻求食物奋战。

        她跨出门口。先半身出来确定一下附近并没有在监视她的恐龙,然后再小心翼翼地走出来。不过她错了;其实这些恐龙聪明得要死,牠们好几头迅猛龙,早观察她的行蹤很久了,而且也很仔细;也就是说,如果牠们看得懂的话,也许刚刚就已经完完整整地观赏了莎拉的自慰实录。

        猛禽们躲在屋子的侧面,让从门口出来的莎拉一点都不能察觉到什幺动静,然后等到牠们确定了牠们能抓到她,而不使她能再回到那屋子的距离,猛禽相继一头一头地「小心翼翼」跳过去抓住了莎拉。

        莎拉尖叫一声,转过了身体…使两团肥乳房晃了一下,在猛禽们的眼前大方地摆着。莎拉已没空管自己曝光的胴体,慢慢退后脚步,纵使她已经觉得:死定了。

        可是猛禽们似乎不想让她太快被撕碎似的,把她团团围住,慢慢由各方向她嘶吼出邪恶奸小的嚣声,把她逼得不能往任何一方躲避。

        莎拉慢慢缩在原地不动了。她开始哽咽喉咙并恐惧地啜泣…

        「唔……呃啊啊啊……呜……」她已经没有办法了,只好等着成为这般禽兽们的饱腹伙食。

        可是时间一分一分地在过;很奇怪,这堆野兽一直盯着她。而在莎拉勉强地睁开眼睛看牠们的时候,令她感到极其的诡异,她觉得这些原始的丛林杀手,之所以还没动手杀她…难道会是因为正垂涎于她那半裸女体的美色?

        因为她觉得这些冷血禽兽的眼睛不是在瞪着自己的眼睛,反而对着自己头部以下的地方直望。而且还讽刺地流着湿黏的唾液。

        这般禽兽在盯她的奶,她开始这幺发觉。

        而一个举动证实了这件事。那是头比较大、比较凶的猛禽,牠伸过尾巴来,使尾巴的细瘦前端过来拨开了莎拉无力的右手腕,旁边一头龙的尾巴也伸直过了来,将她另一只手勾去。这下这位女士便在这些禽兽的面前,像表演一样地展露出她傲人的大胸部。

        这幺一来,竟使一只比较矮小的恐龙凑上前来,并威吓地将嘴靠在莎拉的奶上,像咬一样地…牠竟然将粗薄的嘴唇绕过尖牙,往前用来夹住了莎拉柔软的奶肉,并调以吐舌舔舐她。

        莎拉只觉得肮髒. 这些生活在野地的肮髒爬虫类,正舔着自己的乳房,还在上面沾满了黏稠的唾液;她觉得非常噁心。但是这还不是更严重的,又一头龙的尾巴,自她的身后以她看不见的角度,突然伸直来搓她的股间、胯下一带。并在那磨蹭、搔动着…。

        「哎呀…」她的直觉是:……怎幺会那幺龌龊啊…

        是的,那野生怪物正用细长的尾巴试探着她女性的性欲敏感地带;弄得她一边害怕被野兽分食、一边躲避着身体遭到的奇怪侵犯。接着,使她躲也没用地;两条、三条地恐龙尾巴相继伸到她下体那裏挑弄,还有的伸直用力地往她的阴部裏捅;作势想用尾巴来插她阴道似的。

        她没有想到这些恐龙竟然会是这幺一群怪异的色情狂,没有秩序地恣意侵犯她的肉体,而这种色欲竟然能化解牠们贪吃人类的兽性。哎呀,算了…莎拉没想那幺多,怕就只怕这些野兽玩完了她以后,又再度把她杀了分食饱腹。所以,她一边被侵犯,一边还得伺机逃生。

        可是,说的简单…。她正被一群猛兽团团围住,已经连牠们身后的空隙都很难看得见了,更别说有路可以逃脱。而且有一只不知道从哪学来的恐龙,把尾巴插进她阴部裏面就一直进去、出来、进去、出来地抽插着她。她竟还觉得身体越来越爽,意识越来越陶醉地想要享受这种快感……

        这些猛禽,就像是一群人类的色狼穿着牠们的皮来逞兇似的,好像所有男人知道的淫秽事物,牠们也都知道。天哪,怎幺会这样…

        不但有伸尾巴强姦她的恐龙,更还有把尾尖刺入她肛门跟她肛交的,这群原始生物,不知道哪裏习来的姦淫人类妇女的本事。真是令人难以置信。其他的尾巴则配合着一些故意温柔点的爪子,把她的四肢技巧性地支撑开来,好方便牠们的伙伴,进行许多淫秽的事儿。更有一只恐龙伸出噁心的长舌,往她嘴巴裏钻,拼了命似的要舔她的舌头。

        她被恐龙剥得精光,所有衣裤也只剩内裤因为比较软而有弹性,猛禽一拨,整条完整地弹到旁边地上;她注意着…那是她等会逃离时所要带走的唯一物品。

        然后她就乖乖地让恐龙对她进行各种淫蕩的抽插。

        她被连续一直搓到去了三次,过程中,还不断地有其他恐龙的尾巴也想钻进她裏面,她的阴道被一直撑大来插,她的淫水喷洒出来在地上,把地上的沙土都弄湿了一大片。恐龙们似乎也都注意到这点,每次她一喷完水,牠们就会把她又拖到乾的地上插,于是这裏到处都被她弄湿了泥地;她那洁白的裸体,也沾了好多沙子。

        然后,恐龙又一直更兇狠地插刺着她,她又要去了。她大声尖叫一声,这时丛林裏面突然有了一声粗厚的回声。那声音,应该是某种更恐怖的兇猛恐龙的叫声,所有的迅猛龙纷纷停止住了动作,擡头向一边看。

        这时地面开始震动,一次一次又震得越来越大声,使得迅猛龙都赶快逃入了树丛裏面,四散地逃跑掉了。屋舍前的泥地,只剩一个疲惫又裸体的莎拉躺在那裏。莎拉也意识到不对…赶紧从旁边拉了内裤,其他什幺也没拿地逃进了小屋。

        此时,一只巨大又兇狠的暴龙从树林裏沖出来,而莎拉也已经躲进了屋子。

        暴龙看不到任何东西,只是被地上湿湿滑滑的一滩烂泥的味道吸引去闻,并且牠记住了那个味道。莎拉躲在小屋裏,她在破损的旧窗子上往外看,看到体型巨大的一头雷克斯霸王龙,在她刚刚被玩弄的地方,闻她因淫水弄湿的泥泞,使得莎拉觉得可笑。有什幺好闻的;不过她晓得,霸王龙将会记住那种味道,而那种味道是跟莎拉「习习相关」呢。

        霸王龙闻完了,又往莎拉的背包闻,但闻没两下就将牠的大头往上擡起来,然后转身回树林去了。

        莎拉这才松了紧张的情绪,退到屋舍的裏层,慢慢再将自己的内裤穿回去;她要穿的时候,无意识地摸了自己下面一把,这举动可能是为了看看刚刚有没有被那些恐龙弄伤什幺的。她这幺一摸,觉得手掌滑滑湿湿的,确实是…她看她的手掌,在摸完那地方后,就整个掌面都湿了;充满着爱液。她顺手向旁边一处较乾净的墙壁擦去,然后擡脚穿回内裤。

        她觉得嘴裏有一种酸味,大概是刚刚的迅猛龙的唾液;这使她越想越觉得噁心。她看了看自己原本就非常细嫩的软奶,上面有一些擦痕;她轻轻的再爱抚一下自己,算是补偿自己的身体。

        「硿──」屋舍的外面一面铁卷门突然发出坚硬物体的敲撞声,有个东西倒了。

        莎拉机警地往声音传来的地方看,受破坏而颓损的墙上有一个小洞,外面竟还有…迅猛龙?又在那儿偷窥她。她觉得很羞辱,便开始放声大骂牠们:「你们这些该死的变态恐龙!走开!离我远点!」她一边骂,一边挥抛桌上跟地上捡到的东西,直往恐龙那一边丢;虽然只砸到了门墙跟铁卷窗发出了一些响声,不过这样一来,恐龙也因为意识到有被砸伤的危险而逃开。

        恐龙一逃开,莎拉在追上来砸东西,因为墙上只有一个小破洞,而牠们绝对进不来,所以莎拉乘胜追击越骂、越丢越凶;不过,那往树林逃的恐龙的身影也只有一只,这一只走了就没恐龙还在外面了…

        莎拉靠在墙上的洞口,尽可能往外看还有没有埋伏;不过她的手却碰到了一滩黏黏滑滑的东西,而且她的经验告诉她:这好像是雄性动物身上所射出的「精液」…

        「呃啊…!噁心…」她又赶紧将手仗在墙壁乾燥处抹擦…

        确定这附近应该都是安全的了,莎拉要试着拿回自己的背包,并再回到屋舍确实规划一下计画再出发。她现在身上除了鞋袜跟内裤,还有肩膀上各残留了一截短袖子以外,都只能坦白地裸露在这原始丛林中了;或者,只能祈求有食物的地方也有衣服了。

        她很快跑出屋子,到湿泥地上一手拖起自己的背包,随即便又飞快地回到屋舍裏,她跑的时候,由于动作很急、很大,所以她的两颗大大的奶也被一直上下上下地甩动,看起来非常的惹火。

        她又再度回到屋舍,不过她的手又再度接触到「呃啊…噁…」她的背包上,

        到处都还沾满了…应该是迅猛龙留下来的…跟刚刚摸到的一样…精液…

        难怪,她想到暴龙一闻到就调头走开…真是有够噁的。莎拉的表情马上显露出极厌恶的神情,又忙着在把自己手上沾到的黏精液抹在别处,并拿着背包乾净处将它一併在墙上抹擦…莎拉已经决定,没找到水源洗手以前,绝不要拿手来碰

         到脸上…虽然她已习惯性地将一些黏液不小心擦在自己大腿上…

        莎拉觉得这间屋舍的正面是一片树林,可能隐藏着很多、很大的危险,所以还是决定往反方向走走看;后边是一个往下的斜山坡,远远地还可以看到另一个水泥建筑物,也是不大,小屋一间。那建筑物旁是一面荒废的通电网墙。

        莎拉往屋子通往后门的走廊走去,这屋子裏面真是有够髒乱,地上满满一层厚厚的灰尘,所有的摆设也都是尘埃;没有电灯、没有电、光线灰暗,地上有时会叫她踏到一些破裂的物品的碎片,发出更细碎的破裂响声。

        前面那扇旧门打开,一堆植物缠生在走道两侧,因为没有修剪而跑出来无限制地生长得到处都是。莎拉不知不觉地在走路时,将两面手掌轻附在胸部上,她因为高度察看四周没有注意到,不过她的胸部有一点感觉,她随着步伐…慢慢变得有点在抚摸自己的奶,也许这样会让她比较放心吧。也或许\ 是有点冷的感觉,她的手掌更越加在乳房、手臂上磨擦、摸抚。

        这条下坡路还算好走,有一些长满苔的岩石让她行进路线必须要左拐右弯,除此之外没有什幺大碍,地上是乾燥的沙土地面。左边那边好像有一段坍塌的公路在比她所在位置高三、四公尺的地方,公路边的栅栏除了坍塌处毁坏,其他都很完好,好像…那是被恐龙经过脚坏的,真的让人很容易这样联想。走一走,由于有点坡度使莎拉越走越急快,但是也越来越喘;她靠在一处岩石休息,把手放在胸口压着喘气,然后便不自主地摸着自己的奶,她的手掌在奶上面压呀压的,把奶也挤压得一起一伏的,看起来很有弹性的样子。然后她等到不那幺喘了,便往旁边一个岩石堆中走去,然后她慢慢蹲了下来,并将内裤往膝盖下拉,就蹲在岩地上尿起尿来了。

        一股不带什幺力量的水注从她两脚根部的洞中流出,把她长在洞口周围的阴毛顺势往下方拉。尿量不多,她一下子就尿完了,水滴慢慢从她那裏滴出…她头往下看,等到尿一滴滴算是滴完了以后,她擡头看看四周,然后半站起来,她想找个东西擦一擦下面,于是半蹲着走到另一个岩石那裏,然后把屁股整个都坐上去、左右扭动一下;然后屁股离开岩石,她看到尿都被擦留在石头上,不过她还没把内裤穿起来,反而又再走到另一个岩石那裏,重覆同样的动作把屁股再坐上去扭。她其实并不是觉得没擦乾净才这幺再做一次的,而是她觉得:这样…好像很爽。

        让阴部在岩石上面贴着摩擦,她感觉到很特别的爽感,因而她将屁股滑到岩石的边角地带,使两边屁股分别在岩石两侧、阴部挂在稜角上,然后开始扭着腰部来摩擦这块石头。然后她的表情便转而变成很爽的样子,肩胛骨那开始因为喘息而用力地使筋肉的痕迹越来越明显。然后她把内裤拉离一只脚,便可把两脚以跨坐的方式坐在石头上,像骑马那样;在岩石不规则的稜角边摩擦,她觉得好爽好棒。便开始呻吟、叫春。

        「呀…呀、呀…好啊,棒…真棒、呀…来啊…」她这样越搓越狂放、越来越浪蕩,「啊,好啊…棒…再来…」她边开始抓自己的奶,用指尖往乳头按按、捏捏,越来越爽…一点都没有身陷蛮荒的感觉。

        贴在她那边的石头,被她的淫水弄得都湿了,由浅灰色一下变成了深黑色,还会反光。

        「啊!…呀,不要…」她尖叫一声,心裏涌上一阵羞耻感便去在石头上了;她把两手分别架在膝盖上,一阵一阵地喘气…

        「叽!!!」一个尖锐的叫吼声突然从后面的大岩石那发出,把莎拉吓得跳起来;她往那看,大岩石上马上跳着一只迅猛龙,奸邪地对她叫嚣着。

        莎拉吓死了,赶紧把地上的内裤抓起,拉上来到阴部那裏先遮着,这件内裤只穿进她的左脚,她来不及穿好就赶快往山坡下跑。

        她再度在岩石间往下坡路穿梭逃跑,而迅猛龙则一个岩石、一个岩石地跳,超快速地要追上她。莎拉边跑边发出呜咽,她好害怕…虽然她刚刚在石头上摩擦自己下体磨得相当愉快,但她到底是个女人,对多日来面对的野兽的袭击,感到非常无助和害怕。她一手抓内裤在腹部,一手大大地和着步伐摆动,两个大奶奶又在不住地往上下左右跳动。她连头也不敢回地往前沖,因为她已经离目的地不远了,门板即在眼前,只要再跑一小段路就到了…

        突然她觉得被拉住了,她的背包被强力地往后拉住,这一拉使她整个人往后翻、跌坐在地上;但是她的身体开始被往后拖拉,她尖叫着,害怕被吃掉…她的内裤因为地上的摩擦力被脱到了鞋子上勾着,她又变成整个人几乎全裸的样子。

        她?然往后一望,天哪…

        是霸王龙咬住了她,一颗大头咬着她的背包往后拖,那头一侧的大眼睛还一直盯瞪着她;莎拉试着抓住什幺东西,只抓起了一些小块石头,就拿起来砸霸王龙。霸王龙将莎拉拖行了五公尺,到一旁林子的边缘停了下来,莎拉躺着打滚身体,用双手抱住头部、把身体缩起来,她只能用听的听到霸王龙还在,并对她大吼。事实上,刚刚她被拖行的时候,霸王龙连移动半步也没有,只是站着一口咬住跑过的莎拉的背包,将她从左边拖到右边林子边。

        莎拉慢慢看向霸王龙,一直到自己能勉强鼓起勇气…到站起来…到将内裤拉起来穿好…,霸王龙一直没有吃了她,一直兇狠狠地盯着她,然后开始对着她大吼起来;这一吼把莎拉逼得往后退,霸王龙马上把尾巴伸出来挡住莎拉的去处。

        莎拉试图慢慢再往另一边走,一样被霸王龙吓阻住;最后,当她走向一面都是被踩倒的树铺成的路时,霸王龙竟便没有阻拦她,好像…霸王龙就是希望她走这一边似的。

        于是她往那走进林子裏,那是霸王龙来的路,霸王龙此时逼着她继续一直走这条路,牠尾随在莎拉身后,一步一步地跟着;途中莎拉曾想要往旁边躲进树林间,都被明显地阻止了,霸王龙真的只让她寻着原路走。突然,她在前方听到了另一只恐龙的吼声,比较小声、比较…是幼龙的声音。她看到一只幼龙出现在前头一片树下的空地那,幼龙一直呼叫着。莎拉这才明白:霸王龙似乎要她当幼龙的食物…

        莎拉赶快想要逃跑,不管是大龙、小龙,她一点也不想被吃掉;那太惨了。

        但一样,每当她往直线以外的方向跑偏时,霸王龙会用头来挡她、把她顶回路线中,现在也是…一直把她顶向幼龙。莎拉好害怕…她只好专注精神在面对眼前的幼龙上。莎拉双手缩在胸前,也缩着脖子…颤抖地她,超无助。

        幼龙向她扑过来了,把头往她的肚子顶,顶了就往她胸部上钻,一副试图把她的双手钻开的样子,然后竟然是伸出舌头来舔莎拉的乳头,并用鼻子的地方往莎拉的奶压呀、撞呀的…把莎拉吓得一直尖叫。

        这时突然有根细细的东西正在莎拉的屁股后面钻,莎拉回头一看:是一条大尾巴,大霸王龙的。牠用尾巴尖端钻着莎拉的屁股,并从那边往阴部裏钻,钻了又在她那边来回地磨蹭…牠用尾尖钻进了莎拉内裤裏面,开始拼命地钻刺进莎拉最敏感的肉洞裏去。就这样莎拉被两只霸王龙前后夹攻地侵犯着身上两处敏感的地带;她的头要不时躲幼龙,幼龙一直向她吐舌头,不但舔她的奶跟乳头,还要舔她的脸、嘴巴,甚至要钻进嘴裏舔她的舌头。幼龙的体型差不多比莎拉多高一个头而已,这时,大霸王龙的尾巴在一阵狂扭莎拉的阴部后伸了出来,莎拉以为牠不钻了,全力放在阻止幼龙身上;哪知霸王龙用牠又粗又大的尾巴将莎拉推倒并把她给压躺在地上,压在莎拉胸膛上,把她的奶压得扁在两边胸部上。

        由于霸王龙的尾巴宽度很大,使莎拉不能看到被尾巴挡住的…下半身。她感觉到像是幼龙用嘴巴在扯她的内裤,又不时有舌头在舔钻她的阴部,她的脚一直乱踢来反抗,反而又被压住并被往两边打开;她的腿被打得大开压住,一个力把她的内裤用力扯下来,应该破掉了地甩到旁边,并开始有舌头来舔她的阴部。莎拉一直叫,和着恐惧和那幺一点点的…爽?天哪!这裏的恐龙怎幺都那幺变态,她心想;恐龙好像一边用舌头舔她阴核、一边有尾巴来到她阴道外面,然后就把她插起来了,并且也是那样地插她又抽她的玩…她阴核那裏的舌头强而有力,一直在她阴部上面来回地舔动,那条粗细刚好的尾巴也很猛烈地插刺着她的阴道。

        「呀呀呀啊啊啊…不要!该死的…你们这些狗娘养的…呀啊啊啊呀…」她一直叫?着,但是她的身体被逼迫着有感觉,而且身体开始强烈地告诉她,好爽…好爽…我要…我喜欢这样…

        于是她开始舒服地叫春:「喔喔…喔啊,啊…讨厌…啊…」她的声调也变得很有女人味,摸着霸王龙的尾巴…然后又开始自己揉捏着大奶…幼龙用尾巴很快地把莎拉给插到丢了。

        「啊讶…我丢了啦!啊噢噢…」她突然哭了,因为她今天已经不知道被恐龙

        强暴到去了好几次…她心裏只觉得好羞耻…好讨厌;但又真的是那幺舒服、爽、满意…

        但是霸王龙牠们都不知道莎拉已经不行了…在又乱插一阵子后就停了,幼龙跑到树干旁边睡去了,而大只霸王龙又再度往丛林深处走掉。莎拉慢慢才恢复意识,看到自己裸体地躺在泥土地上,胯间的地上湿了一片,她的内裤已经被扯碎在远处,她只得全裸地站起来逃走。然后她又看到前面也有一大滩白白混混的精液,觉得好噁心。

        然后她才小心翼翼地再向下山坡的路走回去,她的步伐显得相当地疲累,尤其是两脚,因为中间的地方屡次被这样粗暴地侵犯,使她觉得脚软难于行走…「葛兰!喔…天哪…真棒!你的阳具真是太大了…干得我好爽喔。」野外连结车裏面,一对男女正在做爱。而他们却完全不知道他们做爱的全程,都被其他一起来到这个岛上的「哈德蒙救援小组